众闻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众闻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站。

热门关键词: 绿水镇村干部  四川叙永  【兼职骗局】    绿水

300万国有资产缘何流失?

来源:众闻网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1-14 17:54
摘要:300万国有资产缘何流失? ---河北省峰峰矿区冀南商城国有资产严重流失探析 2017年12月28日,河北省峰峰矿区冀南商城职工闫燕爆料称:“单位总经理石洪海自2017年4月13日任职以来,违法乱纪、以权谋私,打压敲诈职工和商户,超低价格出租商城造成300万元国
  300万国有资产缘何流失
  ---河北省峰峰矿区冀南商城国有资产严重流失探析
  2017年12月28日,河北省峰峰矿区冀南商城职工闫燕爆料称:“单位总经理石洪海自2017年4月13日任职以来,违法乱纪、以权谋私,打压敲诈职工和商户,超低价格出租商城造成300万元国有资产严重流失,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对此引起高度重视”。针对石洪海任职期间的违法违纪问题,其列举出如下大量事实:
  一、公然违反《合同法》规定私自与北京某公司签约,严重损害商城职工和商户合法权益。冀南商城一共五层,为中饱私囊,他居然将整座商城以每年300万元的价格低价租赁给北京某公司经营。他在与北京某公司签订租赁协议时,故意将商城三层和西边办公楼排除在外,商城三层和西边办公楼的所有收益堂而皇之流进其个人腰包。对外招租本应履行公开招投标程序,然而他只是在职工大会上简单的提了一次,背地里却实行暗箱操作。
  为将整座商城变成自己名副其实的个人“小金库”,他不惜重金招募社会闲散人员公然殴打、骚扰正常经营的商户并导致对方伤重住院。作为党员干部,其公然藐视国家政策和法律,带头扰乱市场经营管理秩序,严重损害商户利益且损毁企业外在形象。
  二、2017年8月3日,石洪海指使一名非商城工作人员董洋从我手中私自拿走23000元现金(有收到条为证),是否上交商城财务科不清楚。
  三、2017年5月,石洪海在拿到冀南商城整体经营权之后,隔过其他楼层,以三楼重新招商为由直接展开了对三楼的装修。装修结束后,在5月中旬,他再次在不公开招投标的情况下以整体出租形式,让某商户只交付3万元定金,以帮商城垫资建办公楼做幌子,用极低价格将商城三楼和原办公楼一起租给该商户。其间石洪海以协助外来商户工作为借口,隔过原有大小承包商户,不让商城其他工作人员帮助其做招商工作,把我调到商城三楼让我担任三楼商场负责人。
  四、招商工作开始后,三楼商场原有商户明确表示:①、只和本企业签订经营合同;②、企业要给商户提供一个良好的管理团队;③、企业要给商户提供好的经营环境;④、绝不和外来商户签订合同,从而导致招商工作全面停止。石洪海见此情景对我下达了指示,让我以三楼商场负责人名义重新开始招商,我对此提出异议。两天后,石洪海再次找我谈话,说如果我愿意接手三楼商场,也可以将三楼商场承租给我,并重点说明原来的“外来商户”是他自己人,能让他签合同也能随时撤销。让我以三楼商场负责人名义,并以每年45万元分期交款的优惠方式到2017年10月1日给我签订正式经营合同。原职工和商户了解到该情况后,先后有11户和我签订了经营合同,我也先后给商城财务科交纳了部分租金12万余元,职工和原有商户相继开始自主装修和进货工作。
  五、2017年9月,石洪海以我不听话为由,突然将我停职并调离三楼商场,也未与我签订正式经营合同(声称只是口头意向)。同时个别商户被停止上货并予以解除合同,此举最终导致整个三楼商场经营商户人心惶惶,处于无人管理的混乱状态,同时也让我蒙受巨大经济损失(有签约商户书面证明为证)。
  六、石洪海目前已在峰峰新东方小区购置两套房产,在海南购置一套房产,在邯郸市丛台区丛台路购置一套房产,另在峰峰矿区国鑫小区2号楼三单元一层西户还购置一处房产,,此外还购置一辆白色越野吉普车,如此众多、数额巨大的个人固定资产与其个人实际收入严重不符。
  七、石洪海利用职权在其二儿子当兵问题上,私下找其同学为二儿子办理假高中毕业证;在其儿子尚未复原的情况下(2015年)违规招工,并为其办理北京某大学假大学文凭,其招工手续在峰峰饭店过度三个月,最终把手续落到区商务局下属单位经贸公司。
  八、石洪海本人一切资料都是虚假办理的,其个人身份证与户口本信息严重不符,其本人只是初中毕业却办理了大学文凭。
  九、石洪海本来有两个儿子(石希鑫和石希超),但他却长期享受国家“一孩化”补贴,贪腐成性且来者不拒。
  十、2016年7月20日,单位公车早已变卖,但是7月21日石洪海又到冉升汽修店以修车名义开出修车发票7100元归己所有(有相关证人作证)。
  十一、2017年7月,他让单位职工胡娜以防汛用品的名义虚开发票1600元归己所有(有证人作证)。
  十二、2017年4月1日和6月10日,他两次用公款购买汽油票(有证人拍摄照片为证)。
  十三、以峰峰饭店名义虚开发票370元,去看望其好友父亲(有证人拍摄照片资料为证)。
  十四、石洪海二哥本是地道农民,为将来能够拿到退休工资,石洪海通过关系帮其办理了工作手续,落到区商务局下属单位经贸公司。2009年他又把其侄女石希华招工到峰峰饭店,并于2015年将其侄子石希杰招工手续办到了区商务局下属单位饮食公司。
  十五、石洪海曾多次扬言:“我上了一辈子班,送了一辈子礼,在峰峰矿区没有我办不成的事!”
  鉴于上述事实,石洪海履职期间的所作所为已严重背离党的十九大指示精神,公然顶风犯案、以身试法,利用手中职权为谋取个人私利大开方便之门,置企业职工和广大商户利益于不顾,严重打压职工和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峰峰矿区冀南商城涉嫌敲诈商户为哪般?
  核心案情:河北省峰峰矿区冀南商城老商户杜伏香近日爆料称:“自己合法承包经营的四楼商场被商城总经理石洪海使用暴力手段逼迫转让经营权,遭到拒绝后引来对方疯狂报复,事情最终竟演变为对方设计诬陷、敲诈勒索100余万元惊天巨款。”
  据杜伏香述称:冀南商城现任总经理石洪海原系峰峰饭店(现名宾悦国际,区商务局下属国企)总经理,2017年4月13日履新冀南商城总经理。冀南商城一共五层,为中饱私囊,他公然违反国家法律和招投标程序规定,擅自将冀南商城整体以每年300万元超低价格租赁给北京某公司经营。他在与北京某公司签订租赁协议时,故意将商城三层和西边办公楼排除在外,如此商城三层和西边办公楼的所有收益堂而皇之流进其个人腰包。冀南商城作为峰峰矿区商务局下属国企,对外招租理应走公开招投标程序,然而他只是在职工大会上简单的提了一次,背地里却实行暗箱操作。
  为达到独霸整座商城之目的,他多次以个人名义劝我放弃商城四楼的经营权和商城西侧电梯改造及五楼楼顶开发协议。我不同意,他就重金招募社会闲散人员逼迫我转让经营权。作为党员干部,其公然藐视国家政策和法律,带头扰乱市场经营管理秩序,严重损害商户利益且损毁企业外在形象。
  冀南商城实行对外公开承包以来,我分别于2006年9月1日、2006年10月22日与商城四楼签订《柜台租赁合同》和《精品屋租赁合同》,共租赁13间精品屋用于自主经营,经营期限为九年,租金当时已全部交清(有合同和相关票据为证)。经营期间,我花费80余万元用于冀南商城四楼经营场所的装修。由于我始终秉承诚信经营原则,原商城领导决定让我在原有经营场地面积基础上再扩大经营面积。承诺让我交纳18万元作为扩大经营面积后的场地预付款,尾款到正式合同签订后补清。2017年9月1日,商城领导通知我说其他老商户实际占用的经营场地已全部清理完毕,让我及时补交租金尾款。在我按时交清19.6万元租金尾款后,冀南商城于2017年元月24日与我签订正式租赁合同,经营期限为十年(有合同为证)。
  2015年商城西侧货用电梯由于使用年限超期,没有通过相关部门安全监测而被勒令停止使用。原商城领导找我协商,于2015年12月30日与我达成协议:“甲方同意将商城五楼楼顶交予我承租,不再考虑其他方承租;我负责出资更换商城西侧货梯,旧货梯归我所有;货梯更换施工工期自即日起至2016年2月底结束”。


  

300万国有资产缘何流失?




  2016年1月10日,我与邯郸市励志电梯工程有限公司达成《电梯销售及安装合同》并交付10万元电梯预购款(有票据为证),并向商城申请具体安装时间,但商城拖延至今也未安装,导致我损失24万元(详见2016年12月20日签订的《冀南商城五楼顶合同副本》和2017年11月11日商城副总李勇出具的《关于杜伏香投资更换商城货梯和承包五楼楼顶情况的证明》)。
  2017年4月,我曾多次找石洪海商谈此事,但对方每次都以遗留问题拒绝执行原协议,电梯安装之事被搁置至今。协商期间,石洪海多次提出他帮我找商户,让我把所有已签订的经营权转让他人,我对此坚决不同意。为达到其个人不可告人之目的,他居然疯狂展开一系列打击报复行动。
  2017年5月中旬,石洪海在没有提前告知我们原有商户的情况下,以重新招商为由私自对正常经营的商城二楼、三楼地面粘贴瓷砖,而对于我所经营的四楼、五楼经营场地和设施却不管不问。
  2017年11月29日,石洪海公然违反招投标程序,在没有召开全体职工代表大会和向全体商户公开公示的前提下,擅自将商城整体出租给北京某公司经营。11月30日,石洪海暗中指使30余名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散人员到我承租的经营场地以检查安全为由扰乱我正常经营。自12月1日起,这些人每天都会穿上迷彩服到我的经营场所严重妨碍我正常营业。在我拍摄其扰乱我经营的证据时,这些人在楼梯无人处将我殴打并拖至后院地上,扬言声称整个商城都是他们的。后家人赶来将我送至医院,经鉴定因外力导致我受轻微伤。


  

300万国有资产缘何流失?




  更令人气愤的是,2017年12月1日,石洪海竟然以“私自改接电路,安装扩音器,播放污秽内容”为由对我发出恶意警告并到处张贴。更为荒唐的是,2017年12月28日,石洪海居然以商城保卫科的名义向我下达一份所谓的“催缴通知”,声称我至今仍欠商城18000元租金,根据合同每天扣滞纳金5%(985500元),共计1003500元;限我三天之内到商城财务部补交,否则2018年1月1日以后将按合同扣除4楼全部财产,停水、停电,并向矿区法院起诉追缴全部应交款项。2014年11月19日,商城副总李勇出具的35000元收据,足以证明我已全部交清商城四楼东中区全年租金,根本不存在欠款问题(有原总经理孟长军和副总李勇及四楼经理吴春芳为证)。作为一名商城老商户,十几年来我始终秉承诚信经营原则,为商城的经营发展做出过重大贡献,从未因为经济问题和商城发生过任何纠纷。然而石洪海上任不到半年,却可以瞒天过海凭空捏造我拖欠商城百余

责任编辑:admin

众闻网独家出品

新闻由自愿者每20分钟更新

商务合作QQ:2986945845 投稿Email:[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