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闻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众闻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站。

热门关键词: 绿水镇村干部  【兼职骗局】    绿水  四川叙永

“和平系”现状追踪:钱妈妈暗雷多时终曝光,剩余平台仍在垂死挣

来源:众闻网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12 23:00
摘要:导读: “和平系”现状追踪:钱妈妈暗雷多时终曝光,剩余平台仍在垂死挣 时间:2018-06-21 22:22 点击次数:次 网贷平台曾在2016年出现了一波追求国资背景的热潮,详情请参考:《和平系、浙江光大系、华信系分析》。这类国资都有一个共性:工商上显示是“
导读:系”现状追踪妈妈暗雷多时曝光剩余台仍在垂死挣 时间:2018-06-21 22:22 点击次数:次 网贷平台曾在2016年出现了一波追求国资背景的热潮,详情请参考:《和平系、浙江光大系、华信系分析》。这类国资都有一个共性:工商上显示是“国企”,甚

“和平系”现状追踪妈妈暗雷多时曝光剩余平台仍在垂死挣

时间:2018-06-21 22:22 点击次数:次

网贷平台曾在2016年出现了一波追求国资背景的热潮,详情请参考:《和平系、浙江光大系、华信系分析》。这类国资都有一个共性:工商上显示是“国企”,甚至拥有“国务院”这种高大上股东,而事实上很多均为僵尸国资企业。借着管理上漏洞,这些企业明码标价,疯狂的四处入股,为平台站台背书。部分购买国资背景的网贷平台是为了迎合投资人喜好(那时的投资人过于看重平台背景),顺便来增加自身口碑,而部分图谋不轨的问题平台下血本买“国资”则纯粹是为了骗。最后“僵尸国资”出现了各种庞大的系别,同一个国资旗下就能拥有大批网贷平台,这些“僵尸国资”也通过贩卖国资背景而赚得盆满钵满。 浙江光大系彻底消失 一个个鲜活的案例告诉我们,不管是参股控股还是当高管当法人,站台背书只是为了快速敛财,“僵尸国资”不会对网贷平台进行任何兜底行为,更不会直接参与管理。甚至于部分网贷平台直接沦为“僵尸国资”的私人提款机,卖国资赚得还不够爽,开始直接通过网贷平台来吸金。当越来越多投资人意识到这种“僵尸国资”只不过是皇帝的新装时,危机也就彻底爆发了。2017年成为了“国资系”暴雷最多的一年,各大“僵尸国资”开始频繁甩锅:《再谈“和平系”,甩不甩锅已经不是重点了》。 浙江光大仅仅是拥有“国企”名号,并带着“光大”二字,就被很多人误认为是“中国光大集团”的一员。浙光大也顺手推舟的在浙江一带开展了自己的线下理财业务,同时开启了自己第一个网贷平台“光大在线”,结果不久便双双爆雷,线下拖欠工资被员工起诉,线上逾期被投资人堵门,老赖本色尽显。在开平台过程中浙江光大发现不少平台有包装需求,便开始卖国资背景,给众多网贷平台提供“国资”股份。随着雷掉的平台越来越多,浙江光大不断修改删除入股公告进行甩锅,还发出了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声明。直直到浙江光大旗下知名度最高的平台君享金融出事:《君享金融爆雷始末:为圈钱不择手段》,让浙光大无论怎么洗都洗不白了,浙光大的“董事长”李令军也多次在自家门口被人围堵。多次围追堵截之后,大家才明白浙光大只不过是一个纸老虎,作实了“僵尸国企”的名号。而浙光大所涉及的线下理财也开始连环爆雷,浙光大最后沦落到臭不可闻,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和平系无主,钱妈妈暗雷多时,剩余平台仍在垂死挣扎? 与浙光大有着渊源的和平系经过不停的甩锅,最终沦落到(截至发稿)只剩下最后一个网贷平台“小狗钱钱”。而和平系自己的线下理财做得可谓风生水起,当然也可能随时暴毙。 (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从上图可以看到,和平系旗下的网贷平台目前仅剩一家。而在2017年6月吴传平(和平系董事长)被曝冒充军人后,和平系急忙甩锅,公开承认只有“小狗钱钱”一家属于和平直属。这次甩锅把买自己国资的平台全部给打脸了,这些平台也应该与和平系有过沟通,纷纷主动发公告回购股份并快速变更了工商登记,与和平系撇清关系。而和平系的负面消息却从未停止,直到2018年5月31日中鼎国服被查封,吴传平被经侦带走,和平系董事长再次入狱。中鼎国服这个宁波平台在5月初就已经暴雷,平台的画饼拖延大法让投资人忍无可忍,设计让吴传平露面,与平台老板一起抓捕入狱。 下面来看看和平系旗下的爆雷平台都有哪些共性: 中鼎国服、浙联储、中星财行、牛伯伯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宁波人,宁波系平台的问题无须多说,可以参考我以前发的文章。 酒掌柜实际控制人为安徽人,老板在安徽有个小酒作坊,平台吸收到的资金均流入到了这里。而追溯以前和平系所发的公告,所谓酒掌柜标的真实,和平会负责到底的承诺基本都是在扯淡。该平台爆雷时待收不多,数月后得以解决,然后重开。 金窝理财、中科金服实际控制人均为温州人。其中金窝理财可谓是彻头彻尾的骗局,从温州转战杭州再到上海,平台改名字,换包装,钱吸够了直接暴毙,杀得大家措手不及。 岁意讯的刘海新就更为直接了,平台的所有资金直接用来供自己挥霍潇洒,资金链彻底断裂后便开始玩起了失踪。 上网贷是和平自己用作线上自融的平台,爆雷后直接甩锅消灭证据的做法更让人不寒而栗。 钱妈妈、金钱谷实际控制人为同一安徽人,金钱谷开业期间只发了一个上海浩定实业有限公司的商业汇票。也许是觉得开两个平台有点多余,所以金钱谷中途就被关掉了。 但好景不长,钱妈妈最终在2018年6月11日起开始出现大面积提现不到账的情况,投资人奔走相告平台已暗雷,并曝出平台员工工资已经数月都没有发。但是大部分人还是选择给平台时间,,然而到了6月19日等来的却是平台一则让人难以信服的公告,公告宣称借贷人马鞍山中加置业有限公司回款慢,导致投资人提现无法到账,需要延后1个月才能解决。 这里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金钱谷开业期间就一个公司的商业汇票一直发,难不成钱妈妈真有业务?查看了钱妈妈1年多的借贷资料,发现只有一家借款公司,想必大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平台几乎所有标的都一样,只有红圈圈这三个位置有变动,该公司为上海中千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平台近1年来所有的商业汇票也出自该公司之手。而上海中千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在一份法院的强制执行判决文书中显示,该公司2017年3月银行账户内仅只有1万余元,其他不动资产均无! 如果以上这些资料还不能让你觉得钱妈妈有问题,那么钱妈妈的“上海中千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和金钱谷的“上海浩定实业有限公司”到底属于谁?千能和浩定通过工商查询最后都会指向上海中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而上海中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刘海翰。 刘海翰原籍安徽国宁人,也曾风光过,做过房地产、投资过电视剧、炒过钢铁、开过投资公司,但最后一一倒闭,2014年还上过最高法院的老赖名单。到这里事实已经浮出了水面,无论金钱谷还是钱妈妈,一直以来就是上海中瀚的私人提款机,是典型的自融平台。上海中瀚的外债自从2014年起就未得到解决,旗下众多公司的债务也从一个公司转移到另外一个公司,不仅银行催债,各类私人、小贷公司也是经常法庭见。上海中瀚不仅通过金钱谷以及钱妈妈等网贷平台吸金,线下融资也从未停过。 由以上案例我们可以看出和平系在买卖国资的时候根本不会对平台进行任何审查,基本就是给钱就卖。和平自己也涉及线下理财,并开展了多年,但是具体的资金流向不得而知。和平系最后是否会沦落到和浙江光大一样的境地,完全取决于吴传平,至于提审吴传平还会抖落出什么内幕,我们也是不得而知。 2016年~2017年期间疯狂买卖国资的现象造就了一些平台的高速发展,也诞生了不少国资雷。不仅让僵尸国资赚得盆满钵满,还让他们看到了新的商机,纷纷直接开平台,当作提款机使。对此天地之间一再提醒大家,网贷投资不要只看所谓的背景,因为这些背景在平台出事后都成了背影。更不要盲目贪高,投资之前务必了解清楚平台,对于自融平台坚决说“不”。 作者:天地之间 微信公众号:天天p2p说(ttp2ps)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以上均为个人观点,文章不构成任何投资推荐。 QQ交流群:532217469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ttp2ps
责任编辑:admin

众闻网独家出品

新闻由自愿者每20分钟更新

商务合作QQ:2986945845 投稿Email:[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 地址: